企业文化
首页
>企业文化>企业文苑

老房子

作者:刘荣珍 时间:2020-07-14 浏览次数: ?【字体:

母亲打电话说山上的老房子被拆掉了,已经移成平地。听到这个消息,很是失落,其实老家的土坯房子塌倒已经十余年了,爷爷奶奶过世后,就再也没人在山上住了,老房子最终还是没能保住。

我很怀念老房子,它承载了我童年全部的记忆,房前屋后的一草一木,即使岁月变迁,残垣断壁,关于那里的记忆仍然清晰。

不知道从几岁开始有记忆,我的童年就在那里,一座泥坯老房子,两个老人,几亩农地,还有门前的小山,山脚下山泉潺潺……

春天在儿时的记忆里是一抹绿,田间坡头开始冒出嫩芽的时候,我们几个孩子就开始撒欢,拿着挎篮满地里找野草,有些是喂猪的,有些是人能吃的。万物发芽,蛰伏了一冬天的虫子也都跑出来,蛐蛐、蚂蚱,还有其他各式各样叫不出名字的小虫,全成了我们手里塑料瓶中的座上客。

微风蝉鸣是八九十年代农村夏季的印记,山间的风是真的凉爽,拂在脸庞跟奶奶的大蒲扇一样轻柔。林间的蝉鸣是真聒噪,正值晌午时分,蝉鸣声宛如破浪般层层涌来,一浪高过一浪,鸣叫声像是要穿过云霄直到九天之外。循着声音,总能在树上有所收获。有的蝉比人还精明,不等你靠近就飞快逃走,也有木讷迟钝的,一根细线绑住翅膀就能充当我们的风筝。盛夏骄阳炙烤大地,几个小时园子里的菜叶就翻卷上来,作出投降的姿势。而我们就躲在屋子里,也不午睡,想着法的找乐子。泥巴墙上容易结蜘蛛网,墙上一个个凸出来的白色小包,里面肯定有一个蜘蛛,一个一个攻破,也是把这些俘虏装在瓶子里。它们是真正的勇士,从不放弃,总是以最快的速度灾后重建,第二天又是满墙征战。

山里孩子对色彩的感知是秋天馈赠的,大自然总是在不经意间给人惊喜,漫山红透是层林,黄白交映是野山菊,遍地落叶是金黄。红彤彤的柿子挂满枝头,金灿灿的酥梨压弯枝头,长大后才知道泼墨画原来只是时空变换撒落在画板上的故乡。最是那深秋的层层薄雾,袅袅徐徐,轻轻柔柔,置身仙境却又不知仙在何处。

冬天是雪的季节,雪要下的足够厚,才能给大地当棉被,一脚踩下去,过膝的雪可能也只有小时候才有。门前的小路上,留一串脚印,一直到路的尽头,就听到了潺潺溪流,抬头仰望就能见到大山的盛装。堆雪人、打雪仗是雪天一定要玩的,几个伙伴分成两个阵地,漫天的雪球抛落,顾不上冻得发烫的双手,也要炮制更多的弹药。一阵疯玩后,还是焙在火炉里的红薯和洋芋能解馋,灶台前奶奶已经备好满碗满盘的饭菜,围坐在火炉添几根柴火,蹦出的火星噼里啪啦放烟花。

小时候的一年四季很分明,各有各的特色,各有各的颜色,我怀念它们带给我的无限乐趣。如今,已是很久不能回去看望,老房子虽已夷为平地,可那些关于老房子的一切,我却愈发清晰的记起,永远不能忘怀。

集团简介
联系我们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